剑网3之师父是个渣!下——向南旅行家

2015-09-02
关灯
护眼
字体:[ ]

第36章
关了电脑之后,鸦渡像往常那样洗澡睡觉。
躺在床上,鸦渡看着天花板上从窗外投射进来的微弱光线,却辗转反侧着怎么都睡不着。
他的脑子里始终回想着这段时间以来自己跟呱呱其谈在游戏里相处的时光,不管是最开始的聒噪还是后期的冷淡,跟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小尾巴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不管他怎么联想都没有办法想到他的身上去。
鸭总,我要给你生猴子!!!#玫瑰#玫瑰#玫瑰
师父我挖草采金庖丁都已经满级了茶馆的东西我都可以弄得到你缺什么材料可以跟我说啊师父!
别闹了师父,我从来没想过也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跟他生气
师父,我要是放水,今天死的可就是我了,你不心疼?
师父,我跟你相处不过三个月的时间,自然比不上从小跟你一起长大的发小,但是今天,这一仗我绝对不能输
李长慕,这一局,我输得心服口服,删号为证,江湖不见
这三个多月以来,呱呱其谈跳脱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导致一时之间,他竟然有些想不起那个沉默地跟在自己身后的唐轲是个什么模样,别说第一次了,就连最后一次见到他,都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唐轲是中途转过来的插班生,因为身份特殊,在来上学之前老师就给他们做过铺垫,说唐轲不是一般的同学,要跟他友好相处一类。
老师这么一提点好像凸显出了他跟普通人的不一样,更是让那些本来就对插班生好奇的学生期待不已,结果等唐轲真的来了,他们却又觉得这个插班生跟他们想的完全不一样,也没多个鼻子少只眼,看起来,跟普通人没个两样。
唐轲休学一年重读初二,心境完全不一样了,过去的他就算是偶尔有几节课不听也完全不会落下,可现在他却连跟上班级进度都很吃力,虽然有助听器,但是如果声音小了他还是听得模糊,差不多算是半自学。
为了不让人笑话他,唐轲尽量避免与人接触,在中二病还没有毕业的初中阶段,莫名其妙的孤立和看不顺眼是常有的事情,更不用说唐轲这种完全不容易班集体的行为多么遭人诟病。
这种恶性循环一直持续到初三上学期。
张涵墨是那种安安静静读书的学生,听话、不惹事生非,除了考试发试卷报分数的那一刹那,平时几乎没有存在感,要是没有那么一件事情,唐轲跟他八百年都不会有交集,可偏偏,事情就那么发生了。
上了初三之后,体育课就成了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的代名词,为了应付中考,美术、音乐这种课在课表上已经销声匿迹,体育课也是徒有其名,如果不是为了二十周年校庆,体育课根本就没有复出的机会。
初三的学生不用参加校运动会,但是校庆走方阵却怎么都逃不了,都这个时候了谁还有闲工夫每天练习走什么方阵啊?班主任索性就在校庆开始的前一周,把两节体育课空出来,专程练习走方阵和喊口号。
张涵墨模样长得端正,成绩又好,自从高他一届的国旗手毕业之后,这份神圣的工作就落到了他的头上,为此,在班上的同学顶着大太阳在操场上喊着各种奇葩口号的时候,他还能抽空跟学弟们借着这难得机会来一场三三。
张涵墨,你还有没有人性啊,看到兄弟在太阳底下被晒得要死要活的,你却坐在这里乘凉?掐死你得了!李长慕借着休息的空档跑到张涵墨身边坐下,抢过他放在手边的水,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喝慢点。
爽!李长慕白了张涵墨一眼,直到瓶子见了底才豪气冲天地冒出这么一个字。
这次休息多久?
五分钟。
李长慕似乎不乐意提这个话题,忙把话茬从这上头挪开,你带钱了吗?
没有,在书包里,怎么了?
等下上完第三 节课我懒得下来了,直接在小卖部里买两个面包吃了完事,今晚上地理二晚要讲的那张试卷,我还有大半没做呢。
张涵墨一听是这么回事,当即就说:那一会儿你练习的时候我上去拿钱给你买了吧。
一听张涵墨这么说,李长慕立马笑得见牙不见眼地问:你请客?

本篇《剑网3之师父是个渣!下——向南旅行家》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6822.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王爷不要太嚣张(穿越)上——拭剑煮酒 宇宙之主(穿越)上——浅淡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