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影帝揣崽了+番外全本完结—— by:禁庭春昼

2021-01-13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段琮之到死才知道自己是一本书中的配角,连炮灰都算不上的配角,他在剧情开始前就死了。
  他喜欢了六年的男人是书中那个“豪门老男人”,主角受是十年后才出道的小鲜R、o。
  至于他,他出场的时候已经是一张照片了,一张让主角受误会自己是他替身的照片,促进主角攻受感情发展的助攻。
  他的十年,在秦恪口中,不过是“故人”二字。
  段琮之想,如果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再围着秦恪转。
  然后他重生了,重生到了二十岁生日的第二天,昨天晚上他才借酒跟秦恪告白。
  段琮之:……
  配角也有尊严,反正只是一个背景,老子不奉陪了,上小学找你未来的小娇妻去吧。
  段琮之进了娱乐圈,替身做起,混得风生水起好不快活,年轻貌美的小鲜R、o,我现在就可以有。
  没想到这次他放弃了,秦恪反过来跟着他了。
  他的身体也好像发生了点奇怪的变化?
  拿到检查报告的段琮之:……这、这他妈的怎么还是本生子文?
  攻视角:装病骗人、离家出走、进组拍戏,秦恪发现,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孩,好像终于到叛逆期了?
  叛逆也是自家小孩,容不得别人欺负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娱乐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琮(cóng)之,秦恪┃ 其它:
第1章 
  大堂内安静肃穆,靠墙的八仙桌上摆着一张黑白照,照片上年轻人眉目英挺,五官俊秀,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
  穿着黑白正装的宾客们一个接一个走到供桌前上香,几乎每个人的视线都会在那张照片上停留。
  确实挺好看的。
  段琮之飘在自己遗照前看了一会儿,他照片不算多,每年生日都会照一张,今年二十二,但这张照片是他二十岁生日的时候照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选了这张。
  可能他们也不知道哪张是最近的,秦恪应该知道,他每次拍完照,照片都会送到秦恪手上。
  想到秦恪段琮之苦笑一声,秦恪是知道,但他一个外姓人在秦家置办葬礼已经是破例,再多……也不太可能。
  他该知足的。
  段琮之在灵堂内飘了一圈,没看见秦恪,很快他又说服自己,三爷分分钟千万上下的人,哪来的闲工夫给他主持葬礼。
  满屋的宾客神情肃穆,沉痛又惋惜,段琮之翻了个白眼,这里头绝大部分,他连见都没见过,可见钱是个好东西,秦家的财势,值得他们表演。
  他飘到摆着自己照片的供桌上坐下,百无聊赖地荡着腿。
  香炉内的香已经Ch、a满,香灰打着卷儿落在香炉外,很快有人来清理,段琮之玩心大起,对着香炉吹了一口气,刚清理完的桌面上又落了一层灰。
  擦桌子的人抬头看了一眼,低头清理掉了落在桌面上的灰。
  段琮之记得他,他是管家应叔的儿子,他不在家时,汤圆就是他照看的。
  段琮之歇了捉弄人的心思,继续荡着腿发呆,不知道秦恪在干什么。
  宾客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段琮之回神的时候秦恪已经站在桌前,他身后,是段家的人。
  他父母,小师叔,还有同源武馆其他人。
  每一个人都红着眼眶,母亲手中捏着纸巾,哭得喘不上气,倚靠在父亲身上。她是同源武馆的馆主,雷厉风行说的就是她,段琮之有记忆以来就没见她掉过眼泪。
  他到现在才真切地意识到,他已经死了,他的父母亲人,再也见不到他了。
  看着母亲白了一半的头发,他忽然有些后悔,尽管死亡不是他的主观意愿,无尽的自责几乎将他淹没,如果,再小心一点就好了。
  段琮之张张嘴,喊了一声妈。
  没人听见,她仍旧在哭。
  白发人送黑发人。
  段琮之从供桌上下来,想贴着段母,又怕对她有什么不利,只好不远不近地站着,看着他们。
  父亲搀着母亲为他上了香,小师叔在他们后头,也上了香。
  小师叔一把年纪了也没结婚,段琮之曾经说过要将来给他养老的,现在养不了了。小师叔看上去比爸妈要好一点,段琮之微微松了口气。
  然而他这口气松得太早了。
  香Ch、a|进香炉,段云转身就给了秦恪一巴掌。
  啪地一声响,在安静的空间里格外明显,段琮之整个人、应该说是鬼都傻了。
  小师叔身手很好,是整个武官最好的,段琮之从小也是跟他学的功夫。
  小师叔打人从来不打脸,他说巴掌只能激怒对方,没有任何杀伤力。
  现在不但打了秦恪的脸,还是用的巴掌,他只能是故意的。

本篇《一觉醒来影帝揣崽了+番外全本完结—— by:禁庭春昼》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93706.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清秋+番外全本完结—— by:路漫求 谈恋爱不如回家种田全本完结—— by:心无栖息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