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差说我是神仙了(下)全本完结—— by:春风遥

2021-01-11
关灯
护眼
字体:[ ]

 其他地方走去。

  “你是在找抓娃娃机吧?”
  祈天河停下脚步。
  陆南微笑:“我知道在哪里。”
  祈天河迟疑片刻,权衡其中利弊,对方害人也是讲谋略的,用娃娃机来做陷阱没必要,但陆南并不是乐于助人的X、ing格,主动抛出橄榄枝怕是另有目的。
  陆南给出关键点:“我们是组队进来的。”
  队员存活率越高,得到的奖励越多。
  他不说,祈天河险些忘了这回事,颇为无语道:“既然拿捏得清,就别总是想方设法害我和陈点水。”
  “不是害,”陆南纠正:“是恶作剧。”
  如果愚蠢死在恶作剧上,只能说是活该。
  祈天河不认为有能力重塑J、神病人的三观,‘呵’了一声,不做表达。接下来的时间双方没有任何交流,陆南在前面引路,两人绕到了商场最右侧的楼梯口,这边有个四层小阶梯,下去后是单独的一片空间。
  从前这里应该是卖鞋的,地上能看到不少散落的鞋盒。
  “在那里。”陆南指了个方向。
  祈天河望过去,看到几个模糊的机器轮廓,最外侧是自拍机,临近的一排连续摆了三个不同类型的抓娃娃机。
  “怎么样?”陆南笑道:“这次总没骗你。”
  祈天河不得不承认,本质疯批的附人格有时候意外的可靠。商场面积不小,自己要是一个人瞎转,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这里。
  避免夜长梦多,他快步朝前走。
  第一台娃娃机里面全是动物玩偶,第二个装得盲盒,最后一个则是偏暗黑系的小人。祈天河站在第三台机器前,判定这应该就是他们要找的那台。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娃娃机才半个人高,开口也很小,容纳一个大活人都困难,更何况是两个?
  祈天河回忆电影里的情节,当时罗什夹出娃娃后顺手放在了旁边的柜子上。
  “柜子……”他喃喃了一句,移步准备寻找。
  环顾四周,陆南先一步有了发现,走到自拍机旁,扯掉最上面用来装饰的假花,八个人偶娃娃一动不动并排坐在那里。他缓缓露出一个笑容:“找到了。”
  大约过去半分钟,陆南皱眉:“拿不起来。”
  祈天河单手轻松抓起最右边的娃娃,然后对他说:“那是因为你想拿别人的娃娃。”
  陆南一脸遗憾:“太可惜了,本来想把其他人的都扔了,就留我们俩的……对了,还有陈点水的。”
  祈天河懒得跟他废话,明明就几步距离还选择跑步过去,卯足了劲儿快速把娃娃塞回抓娃娃机。
  陆南讥讽地撇撇嘴:“瞧你那样,急什么?”
  祈天河:“罗什快来了。”
  似乎在回应他紧张地动作,清脆的歌声在四层由远及近传来:
  “不安分的娃娃出逃了,它要逃脱生活早就安排好的轨迹。
  娃娃啊娃娃,我要亲手用剪刀掏出你的棉絮。”
  歌词有了变化,人物从‘生气的主人’变成了‘我,’并且歌声中能听出一股子愠怒,相较而言,先前他在冰柜听到的已经算很友善。
  陆南啧了下:“这才有意思。”
  他在祈天河把娃娃放回去后,站在娃娃机旁,寻着声源看过去,首先瞧见的是一把剪刀,罗什像是蜘蛛一样四肢匍匐在地上,以飞快地速度爬过来。
  陆南嬉皮笑脸说:“小朋友,再快点啊。”
  胳膊上上下下,故意就差最后一点不把娃娃放回去,让罗什眼睁睁看着这一幕。
  异变突生,谁也没想到这时天花板上会突然伸出一双长臂,死去的疤痕脸紧紧抓住娃娃机的两边,大力摇晃,陆南娃娃刚放进去了一大半,随着震动又从通道口滑了出来。
  “……”
  “……”祈天河爽了。
  叫你瞎嘚瑟。
  罗什的速度超乎寻常,眼看就快要到达他们身边。
  陆南识趣认怂,偏头对祈天河说:“我错了。”
  祈天河瞥了他一眼,这才拿出小铲子,朝捣乱的长臂上砸去。不曾想传来的反震力相当大,虎口处震得隐隐发麻,祈天河第一反应是自己可能砸到了铁臂阿童木。
  不过这一下是有作用的,至少令疤痕脸的动作稍稍停滞了一瞬。
  陆南抓住这个间隙,用力一推,确保娃娃彻底进入抓娃娃机。
  同一时间,罗什刺下的剪刀已经挨到了他的衣角。
  陆南松了口气,活动酸疼的手腕,脸上再次挂起笑容:“Game over。”

本篇《就差说我是神仙了(下)全本完结—— by:春风遥》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khly/93683.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就差说我是神仙了(上)全本完结—— by:春风遥 打铁走向人生巅峰+番外全本完结—— by:西长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