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离婚后(上)全本完结—— by:过年烤年糕

2020-12-19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温南书十六岁那年,作为被资助的贫困生,
  参加了裴氏基金的慈善晚宴。
  晚宴上,他望见了这个世上最矜贵俊美的少年,钢琴前,少年裴煜高傲夺目,光彩摄人心魄。
  温南书一眼沦陷,就此在裴煜身上沦陷了十二年。
  温南书爱了裴煜十二年,这十二年,温南书掏空了自己,
  他疼着爱着裴煜、宠着护着裴煜,
  他在家做个听话温顺的妻子、忍受裴家继母刁难、任裴煜身边的情人犹如走马观花,
  他一个人看病,一个人迎着风雪。
  “那些曾想许下一生的愿,如今都污秽腐烂。”
第1章 裴煜
  飞机稳稳的停在A城机场,终于摆脱了伦敦一连一个多月Y、i郁潮S、hi的Y、i天,A城的天空是北方深秋下的寒冷干燥与灰白色的高旷。
  下了飞机,裴煜那张过分年轻俊美的脸庞显得有些疲惫,欧洲分公司的事务令这一个月都休息的不好,偏偏老爷子还下了死命令要他拿下欧洲的市场。
  高级的私人保姆车早已等在机场外,手机恢复了信号,打开一看,除了公司的邮件还有三条微信。
  一条是他最近新包养的小情人,刚迈出校门签约的小明星,问他给他带礼物了没有今晚过不过来,后面还跟着一连串R、o麻的爱心和亲吻。
  另外一条是温南书发来的,说的话跟他头像一样平淡无趣,说做好了晚饭,问他回不回来吃。
  车上,秘书何寄问:“裴总,是直接回家么?”
  车子行驶在高速,裴煜的手机上还有一条微信,是他们那帮兄弟宋杨发来的,就一个会所地址,底下带了两个坏笑,配字:“给你接风,就等你了。”
  裴煜手机一锁,说:“去宋杨新开的会所。”
  裴煜一进包厢的门,就被迎面而来迷乱气氛和洋酒味扑了鼻,众人一看裴大少爷来了,纷纷给他腾位置打招呼。
  宋杨看见他,揽着他的肩膀:“怎么样,欧洲那几个案子办的厉害啊,我家老爷子那金口难开可都夸你了,你说GT怎么就同意了裴氏的并购案,你们那是直接抢劫吧?”
  “GT派的谈判不行,裴氏又不是跟它做慈善。”
  “靠,真是一点不谦虚。”
  他们都是A城顶尖的世家子弟,可圈子再小也分个三六九等,显然这里面裴煜裴家就是最顶尖的那一撮。
  裴煜喝了两杯冰酒,才觉得疲惫散去一点,旁边一个花颜雪肤的男孩看的出这帮二世祖都众星捧月的捧着裴煜,加上裴煜这张脸真是堪比明星还帅,又实在年轻的不像话,不知道有二十五没有,机灵的抽了根烟点了送到裴煜嘴边。
  “裴哥,您抽烟?”
  裴煜薄唇吐出一口醇浓酒气,英俊而年轻的眼睛眯着在男孩勾人的脸蛋上扫了一眼,低头叼上了男孩的烟。
  因集团事务也绷紧了一个月神经的裴煜好不容易放松,喝的尽兴就喝多了醉了,出来的时候秘书何寄搀扶着他,一晚上陪着裴煜的男孩也在,手指都快把裴煜私人定制的西装袖口抓破了就想让裴煜带他走,去个酒店就行。
  “回家。”
  谁知道裴煜含混的来了这么一句,宋杨他们一听裴煜要回家,赶紧给裴煜搀到车上,哪还管得了那个男孩,嘱咐何寄的车开慢点。
  温南书下午刚刚出院,其实他只休息了不到一周,对于一个刚下一场大手术,切除掉掉肝脏肿瘤的病人来说,恢复期显然不够。
  可是裴煜今天从欧洲回来,温南书腹部还狰狞如蜈蚣的一道长长刀口线还没拆,就又去超市买了裴煜爱吃的牛R、o、炖J、,回来给裴煜做晚饭。
  可直到热了两轮的饭都冷透了,裴煜也没回来。
  裴煜的继母在饭桌上冷嘲热讽,丈夫出差这么久,回来连看你一眼也不愿意,就知道那人是多令人生厌了,还不如趁早识相点,把位置腾出来给会生孩子的人坐。
  温南书没说什么,晚上,他腹部的刀口因为下午的动作而隐隐作疼起来,却听见房门响了。
  裴煜一身外衣都没脱就覆上来,浑身醉醺醺的酒气熏的人头发蒙,外套上深夜凌晨的寒气更是冰的温南初直打寒颤。
  “我不想做…”
  温南初的反抗声被裴煜霸道的吻堵进嘴巴里,
  “乖…,让我做一次。”裴煜在床头摸了半天润滑液没摸到,不耐烦地干脆手指上吐了唾沫就去开拓温南书的后面。
  “裴煜…!”
  温南书抗拒地推着裴煜的胸膛,他的刀口已经扯到,钻心的疼。
  可惜他的抗拒反而惹得裴煜征服欲更炽盛,他被裴煜粗暴的抓着肩膀翻过去,裴煜在X、ing事上一向自顾自己尽兴从不温柔,最终反抗无果的温南初咬牙闷哼一声,任由自己被裴煜的X、ing.器粗暴贯穿,在疼痛和裴煜之间,他总是会选择疼痛而难以拒绝裴煜。

本篇《豪门离婚后(上)全本完结—— by:过年烤年糕》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dyq/93423.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我在末世折了腰+番外全本完结—— by:西水木 豪门离婚后(下)全本完结—— by:过年烤年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