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信书全本完结—— by:白木里

2021-01-12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信书成自误,经事渐知非”-----林信书
  “义无所不敢,诚无所不动。诚义既如此,外物斯何用。”----钟诚义
  前期看起来稳重后期没脸没皮追老婆攻*有点清冷的ren妻教师
  “我不喜欢男人。。。”林信书被钟诚义抵在墙角说道。
  钟诚义勾了勾唇,按着林信书的后脑勺来了记深吻,贴着林信书的耳边说道:“现在呢?”
  林信书被亲得有些呼吸不畅,连脸颊都染成了红色,却还是倔强地说道:“不喜欢。
  “是嘛?”钟诚义用来了记深吻,直把林信书吻的软了身子,“喜欢吗?”
  “如果我死在战场上你会怎么办?”
  “我会为你陪葬,你为了忠义而死,我没有那么伟大,我只为了你而死。”
  “可我舍不得。”
  “所以你要好好活着,一定要活着回来。”
  2.有案件,剧情为主,恋爱为辅,有回忆杀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民国旧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诚义,林信书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哑巴
  ”愁深梦杳,白发添多少。最苦佳人逝早,伤独夜,恨闲宵。”
  “不堪闲夜雨声频,一念重泉一怆神。挑尽灯花眠不得,凄凉南内更何人。。。。。”
  台上的人挥舞着水袖,用帕子抹了抹眼泪,愁苦地唱着。
  “这戏唱到哪出了”钟诚义按了按自己有些胀痛的太阳X、e,随口问了一身旁边的军官。
  军官刚刚也有些走神,楞了一下说道:“哦,爷,现在唱到第卌五出雨梦。”
  钟诚义眯了眯眼看着台上的人,又问道:“上次让你送的那个东西他收了吗?”
  “没有。”
  钟诚义轻轻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走的时候,一个士兵走进了包厢,凑到耳边说道:“爷,方三少被巡警局的张三给抓了。”
  钟诚义皱了皱眉,“为什么?”
  “在春芳阁里差点把沈付给那啥了,您也知道沈付他刚烈的很,去春芳阁也是为了和洋鬼子们谈生意,哪想就碰到了三少爷,就直接报警把人给抓了。”
  “行了,我知道了。”钟诚义又吩咐了旁边的副官,说道:”和秦茗说一声我走了,还有,告诉他让他少唱些伤春悲秋的戏码,伤身。”
  十月的秋风还是吹得人有些凉,但也把钟诚义刚刚困倦的感觉给吹散了。正拉开车门,突然一个小男孩撞向了钟诚义,虽然小男孩的身形看起来很瘦弱,但刚刚那一下的冲击力还是让钟诚义的胳膊肘撞到了敞开的车门角上,那有一处麻经,让钟诚义不经难受地倒吸一口凉气。
  旁边的副官看见钟诚义在揉胳膊肘,以为撞伤了,毕竟钟诚义的胳膊的确有旧疾,“爷,怎么了?是不是撞到了?要不要去医院?现在的孩子怎么都毛毛躁躁的。”
  “无事,上车吧。”上了车后钟诚义无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发现自己的皮夹不见了,不经皱了皱眉。
  巡警局审讯室里传来了吵闹声。“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方启明,方家的三少爷,你们长没长眼睛就把我抓了。”
  “三少,我们只是例行公事而已,您消消气喝口茶,我们问完问题您就可以走了。”张三赶忙安抚道。
  方启明不屑地看着面前这个点头哈腰的人,喝了口面前的热茶,慢慢悠悠地等着钟诚义过来。
  “哟,爷,您怎么来了?这是找局长有事儿”巡警局接电话的人看见钟诚义突然大驾光临,有些手忙脚乱。
  “没有,我来找方启明,他在哪儿”
  “爷,您说三少呀,我知道,我带您去。“
  半小时后,方启明一边在记录表上签着名,一边抱怨道:“诚义,你这来的也太慢了,你再来晚一点我就要去蹲大牢了!”
  钟诚义点了根烟叼在嘴里,含糊地说道:“呵,你活该,招惹谁不好招惹沈付,虽说他家里头只是搞学术的?但他现在是和法租界的洋人们做生意,你这时候招惹他,不就是招惹洋人,让你蹲大牢都是轻的。”
  方启明不客气地从钟诚义地手中拿过烟盒,也准备抽一根的时候,却被一个小孩撞了一下。
  “站住!死小孩,我他妈让你站住听到没有!”后面的张三追着吼道。
  小男孩因为刚刚撞到了方祁明,被方启明一把抓住胳膊,“小屁孩,撞了人不知道道歉吗?你爹妈没教过你吗?”
  小男孩死命地挣扎着,嘴里咿咿呀呀地叫着。

本篇《寄信书全本完结—— by:白木里》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dyq/93700.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眼底星辰心藏你全本完结—— by:宋予白 蝉时雨+番外全本完结—— by:长路远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