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雨+番外全本完结—— by:长路远歌

2021-01-13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风纪委与校霸一起的那个夏天
  刚开始,时隐发现能在街头单手抡混混的人一脸委屈地被别的校霸围住,心里一群秘鲁神兽狂奔而过。
  本来白眼一翻全当没看见,最后却撂下一句:这个小学霸,只有我能欺负。
  沈浔对他挑了挑眉。
第1章 
  早晨,手机定时定点准时响起,一点动静就把时隐从睡梦中拉了出来。
  最近这个电话天天轰炸他,不用看都知道是谁打来的。
  “时隐!!!你今天还不来学校?”
  耳边一阵咆哮,他把手机拿远一点:“老李,早啊。”
  “早什么早,马上都要上早自习了,你是不是还在睡着呢?”德育处的李主任对着手机一阵吼,“你昨天不是答应的好好的吗?那么快就不认账了啊?”
  时隐睡眼惺忪中慢慢恢复了神识。这是他前不久租的小出租屋,此刻光线昏暗,只有窗帘缝隙间透出光来。
  他意识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在这个小出租屋内躺了一段时间了,几乎不曾外出。
  老李语气变得严肃:“你已经旷课两个星期了,是不是要我亲自去请才来啊?”
  “来,没说不来。”时隐抓了把头发,挂电话下床。
  起身的时候没感觉腰上的伤口怎么作痛,他撩衣服看了一眼,劲瘦的腰间缠着一块雪白的纱布,上面已经没有渗血了,看来是时候出去透透气。
  拉开窗帘,天气正好,窗外的樟树上蝉鸣阵阵。
  大夏天的,男生收拾出门用不了多长时间。三五分钟后,他猫着腰吱呀一声推开阁楼的铁门,可那旧铁门的门轴生了锈,开到一半就卡住了。
  “……”靠。
  他略带烦躁地吐出一口气,接着一脚踢在门上。
  铁皮擦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楼下立刻传来一个女人的惊叫声:“干什么呢大清早的!门坏了要赔啊。”
  时隐没有答话,因为他发现自己门上被用粉笔画了一个白色的叉,地上还散落着各色的粉笔灰。
  “孙姨,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吗?”他蹙眉问。
  “有啊,你整天神出鬼没,不知道在干什么勾当。”楼下的女人答。
  时隐:“……”
  他神色凝重地下了楼,看到客厅里的中年女人和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男孩:“你好好想想,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一直在这周围晃悠的?”
  “有啊,你啊。”小男孩咬开溏心蛋,学他妈妈的样子冲着时隐道。
  时隐瞥了他一眼,目光扫过他的手,那指甲缝里全是粉笔灰。
  这一眼就明白了,估计又是这小屁孩的恶作剧。他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那群人画的叉。
  “小朋友,粉笔好玩,但记得洗干净手,吃进去会中毒的。”他随口说了一句,在孙姨开始咒骂之前出了门。
  晨风裹挟着热气扑面而来,撩起轻薄的校服面料。包子铺老板掀开蒸笼,白雾蒸腾而起。
  八月底的天依然燥热。
  “哥,你还没到啊?”耳机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
  “还有两个路口。”时隐骑车快,很快就拐出了小巷。
  他在路口急停,一脚踩着脚踏板,另一腿伸直踩地,眼眸里映出亮红的信号灯。
  “两个?那不行了哥,我先走一步!这学期铁柱像打了J、血,还没打铃呢,就在校门口搞事。”
  “他哪天不闲得慌?你从别处翻墙进。”时隐依稀听见耳机里有数数的声音,可是想了想,又想不通这是在做什么。
  “行不通啊哥。你这好久不来学校,你都不知道这学期新来了个风纪委。我真怀疑他眼睛长我身上了,不管我从哪面墙跳下来都能被他抓到,你说可怕不可怕?”
  “新来的?”时隐敲着自行车扶手的手指顿了顿。
  “对啊,据说他以前是附中的万年第一,我真想不通这种学霸跑四中来干什么?你没看铁柱对他有多宠,我真怀疑是挖墙脚来的……”
  这话说了一半,一阵激昂的电铃声便传了出来,时隐蹙着眉把耳机松了松。
  电话那头的人惊呼一声,便没了音讯。
  时隐一看时间,七点二十,四中早读开始,估计那厮现在已经百米冲刺进校门了。
  也不知道李铁柱今天玩的什么花样,让李旭这个常年迟到的人如此慌张。
  手机像铅块一样坠着他的一侧衣服,时隐悠闲地伸手扯了扯,又理理耳机线。
  于他而言,迟到反正是家常便饭了,至于什么风纪委,逮住揍一顿就行。

本篇《蝉时雨+番外全本完结—— by:长路远歌》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dyq/9370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寄信书全本完结—— by:白木里 才不会追你第二次+番外全本完结—— by:泡面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