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烬遗录全本完结—— by:铁人王贺喜

2021-01-02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两兄弟苦海寻欢;一对半回头无岸。
  古代-武侠-神怪志异
  “唯赏大内秘藏大还丹三枚。”
  “赠予李潜、赛昊飞、连欢。”
  “赐尔等笑傲江湖,一生一世。”
  武侠正剧,神怪志异;
  两攻一受,红白玫瑰。
第1章 没弦琴罕遇知音 一
  甘露二十二年,我正值二十六岁,对江湖痴迷得紧,学得几式残招,便拜别师父,离开广东,纵情于山水。游历到四川成都府一带时,听人讲那青城山下将举办武林盟会,推选新一任盟主。我心道自己侠肠不足,难当重任。虽学别人提柄宝剑,却也未曾用来行侠仗义,只是跋山趟泥时,多个拐杖而已。当下自惭形秽,不敢报名打擂,只是混了个前排看台,想将各地豪侠风采一睹为快。
  那日我坐在台前一个好地方。我本就眼力超群,这般之近,那台上侠客的毫毛,怕也是能根根数清。我喜不自胜,几乎要从座上跳出去,只管对身旁人乐道:“真是托了你的福,否则哪能看到这般好风景?”
  坐在我一旁的,正是我日前结下的友人。他乃是色目人。西域人士自是能歌善舞,他不仅一派人才,声清韵美,更是艺苑专J、,尤其善鼓扬琴。其人惯蓄短须,做儒生打扮,常背一架扬琴四处游走。又因他口舌利便,能言快说,擅仿各地乡音,且改作了中原姓氏“赛”,如此一来,便得了美名,所谓赛鹦哥是也。
  此番来到这武林盟会,赛鹦哥因鼓得一手好扬琴,便被请到这台旁,与些乐师配合,来一场丝竹会武。若是有那倒霉侠客守擂不成,反被活活打死,也好让他们鼓瑟吹笙,当即做个道场,把亡灵来超度了。
  旁的侠客,若非等候打擂的,全都站在远处,个个抻长了脖子。这时正值早夏,成都府却是烈日当空,众侠客早已淋漓汗下。而我得了便宜,更是不敢声张。若问为何,其实正因赛鹦哥的关系,把我偷了进来。他假称我是个敲钹儿的乐师,与他是一金一丝,一疾一慢,正巧坐到一块儿,可真谓是鹦鹉学舌,鸟话连篇。
  那边厢,已有击鼓声声,便知是大会开始。听得鼓声号令,赛鹦哥只管拿起两支琴竹,在弦上轻轻敲起。旁人见他起头,笛箫、胡琴、琵琶声也渐起,原是一首《四合如意》。只听得赛鹦哥鼓了一阵,却又停下,令旁的乐器追上;那些个琴瑟琵琶弹一阵后,忽又停下,叫赛鹦哥追来。如此这般,众丝竹相逐成趣,此起彼伏,正合了一个“赛”字。
  此时我手上拿着钹儿,也不知道何时打才好,只好重重地张开手,轻轻地再合上,只管不让钹儿发出声音,便不会扰了别的乐师。我侧目看赛鹦哥,他自是沉迷丝竹,双手如飞,胡子都要乐得翘起来了,没空看台上争斗。
  这日打擂,说来也奇,诸多侠客年少英豪,你方唱罢我登场,竟没有一人能守住两次擂的。我本以为又是一场大龙凤,到头来,这些少年侠客还是一场白忙,终是要让位给早已有名声之豪侠。没想到,最后这擂,竟让一位峨眉派的女弟子给守住了。我忙去看那一旁挂的名牌,那女弟子原叫做陈青霜,三十来岁,功夫俊猛,善使一双峨眉刺。
  我凑向赛鹦哥,止不住又话多:“你说,这次的盟主,该不会让这女侠得了吧?”
  赛鹦哥此时也不鼓琴了,他撑着膝头,同我一齐望向台上,只见陈青霜冲台下诸人拱手,似是势在必得。他啧啧出声:“再等等,兴许有更厉害的。”
  此时却有一人飞身上台,我看他一眼,心中一震:这人身穿白衫,身形瘦长,大约是二十来岁年纪。说是大约,实是他戴了面具,不见真容。那面具是纯黑底色,掏空眼耳口鼻,下巴上绘了鲜红舌头——竟是一张黑无常面孔。
  常人见牛鬼蛇神,无不胆寒,但那陈女侠却不露惧容。二人拉开架势,徐徐开战。峨眉派的功夫自不必形容,可那黑无常一柄宝剑,一袭白衣,剑法刁钻,却叫陈青霜节节败退。我看他那身手,常常跃起,使陈青霜的双刺扑个空。若是寻常侠客,提气一跃一落间,早已耗尽体力,但他步伐却仍稳健,甚至颇有余力,真可谓是百折连腰尽无骨,一撒通身皆是手。那神鬼般的轻功,竟不似中原任何门派的功夫,却好似——
  好似天外飞仙一般。
  赛鹦哥道。
  “是了。”我说。
 
 
第2章 没弦琴罕遇知音 二
  他二人不相上下,众人眨眼间,便已缠斗了一盏茶的功夫。我见那黑无常,并不尽全力相拼,只是一味地飞来飞去,费尽女侠体力。可陈青霜求胜心切,此时强弩之末,更是要顽力一搏。台下几百双眼睛,众目睽睽,她竟手臂一晃,从袖中摇出几枚暗器,直直朝黑无常飞去。
  我倒吸一口凉气,生怕黑无常一个不慎,被这疯女人所伤。赛鹦哥却捡起琴竹,径直敲起急板来。琴声跌宕起伏,剧烈紧迫,攥人肚肠,仔细一听,竟是一首《将军令》。

本篇《莲烬遗录全本完结—— by:铁人王贺喜》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hwx/93573.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异世之画魂师(三)+番外全本完结—— by:书里书外 我误以为那人是全本完结—— by:子不语神鬼